环球时报 编剧们的短剧围城:靠“意识流擦边”收入稳定,迫不得已讨生宝宝家里没人今晚弄刺激点 -凯时尊龙人生就是博

编剧们的短剧围城:靠“意识流擦边”收入稳定,迫不得已讨生宝宝家里没人今晚弄刺激点 - 好...好快啊哈哈- mba智库 - ..._活不愿署真名

来源: 搜狐中国
2024-01-01 04:34:36

最佳回答

“宝宝家里没人今晚弄刺激点 - 好...好快啊哈哈- mba智库 - ..._”编剧们的短剧围城:靠“意识流擦边”收入稳定,迫不得已讨生宝宝家里没人今晚弄刺激点 - 好...好快啊哈哈- mba智库 - ..._活不愿署真名

  编剧秦秦这样形容短剧行业的火热:大家一窝蜂地扑上去。   电视剧编剧出身的秦秦从2021年下半年转型接触短剧,秦秦称,初衷只是为了温饱。因疫情影响影视行业“缩水”,长剧项目大幅减少,恰逢几部爆款短剧推动短剧行业升温,出于收入考虑,秦秦进入短剧赛道开始写“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平台类短剧剧本。   “大家一窝蜂地扑上去,就像当时网络大电影兴起时一样。有的觉得短剧能赚钱,有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有点钱赚,当时很多制片人有短剧项目,不少一线编剧也开始降价接戏(短剧剧本)。”秦秦这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电影、电视剧制片人夏寅清,今年年中转型做短剧不久,背后的原因与影视行业的不景气也脱不了干系。   “我也不能算转行,只是现在拍电影、电视剧的活儿少,大家都利用空闲时间,投入闲钱尝试拍短剧。”夏寅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之前认识的一些著名的导演、摄影师,都下海做这个了。”   谈及当前短剧热潮,不少业内人士笑称,这个行业,有人主动进来,有人被迫进来,有人被推着进来。后来,有人看到了希望赚到了点钱,有人则想逃出“围城”。   编剧:短剧收入少但稳定,制片人:刚尝试希望不赔   “长剧转行到短剧并不容易”,不少开始接触短剧赛道的编剧感叹道。而转行前看到的短剧热潮,很可能只是“海市蜃楼”。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目前国内的短剧市场主要分为三大类,第一种是横屏观看的“爱优腾”精品短剧,在腾讯、爱奇艺、优酷等长视频平台上播放,时长一般达到10至20分钟一集。第二种是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兴起的竖屏“抖快短剧”,一集时长在几分钟左右。还有一类则是外界更为熟知的小程序短剧,用竖屏观看,短剧质量相对参差不齐且成本往往较低。   从去年底切入短剧赛道后,远不及长剧项目的平均营收水平,成了众多编剧和制片人心中萦绕不去的烦恼,但同时,对新入局者而言,也多了一个赚“快钱”的机会。   编剧秦秦介绍,其经手的平台短剧剧本,“爱优腾”平台的15分钟一集、分24集,创作周期一般三个月打底。目前行业里一个100分钟的小程序短剧剧本,买断费约1万元至1.5万元,“行业天花板”也只能达到3万元左右,也有稿费低一些,但可以再谈千分之二的提成。而24集、每集15分钟的平台短剧,最多能挣10万元,通常只能得到署名权,不会拥有ag尊龙凯时的版权。   回想起做长剧时单集剧本价格在3万元至5万元,一部40集的长剧4个人一起接,秦秦一年收入至少在三四十万元左右,“现在做平台短剧,忙活半年,可能到手就6万至8万元”。她也认识一些编剧,产出很快,每个月都能写一部3万元的短剧,她表示自己做不到。   “稳定”成了影视剧从业者当下的首要需求。   “短剧也有短剧的好。”秦秦提到,长剧“夭折”的可能性非常高,很多时候投入半年创作一个项目,最后“黄掉了”,只能拿到大纲的费用。短剧结项可能性相对高,对于编剧来说,收入整体不高但比较稳定。   “以前是工作找我,我做制片人就有收入,现在自己掏钱和平台一起合作出品短剧,风险和长剧或是电影相比更小。”夏寅清坦言,现在短剧投资几十万,最多投入100万元不到,就能产出一部可供播放的作品。而传统的电影、电视剧通常要求有上千万元乃至上亿元的投资,很容易出现拍摄到一半就停机的状况,最后“连个成片都没有”。   今年年中,夏寅清开始拿钱参与短剧投资,和平台对投,50万的短剧一方各出25万元,或者自己全部投资来制作一部剧。一部“精品短剧”的预算通常在40至100万元,一般筹备时间在5天,拍摄时间在6至8天。   夏寅清第一部投资的短剧,现在在最终配音阶段,还有几部刚杀青,有的则刚开拍,都还没有收益产生。今年年中这个时间节点真正切入短剧赛道,他觉得其实为时已晚,但他始终对团队拍摄有信心,“去年最早那一波非专业的团队很多都赚钱了,大多是网络公司团队或者mcn团队。我们正处在转型期,心态目标是尽量不赔,至少是朝着不亏钱去努力的,有回报更好。”   团队盈利模式方面,夏寅清表示,从短剧开始播放的那一刻,平台就会和投流公司合作,看播放量和观众的喜好程度开始投流,投流的费用由平台出。最终充值金额再扣掉平台的运营成本、投流费用加其他成本,剩下的利润和平台再来分成。   此前,一位短剧创业者岳昊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小程序付费短剧的盈利模式方面,通常制作出品方收入来源为广告消耗金额的5%至8%,广告消耗金额和充值金额价差为投流方(收剧方)的利润。值得注意的是,有时制作方为了高利润也会“上牌桌”,一起投资出品,这就存在一定风险,需要去赌用户的市场反应。   小程序短剧更火?部分粗制作背后,靠“意识流擦边”稳定营收   “短剧行业很好挣钱”的普遍观念,实际上是“幸存者偏差”的结果。主攻女性向小众题材的小程序短剧编剧兔兔坦言,事实上,小程序剧本被拒稿的远比过稿的多,拒稿后洗稿的行为也“并不罕见”。   “感觉当前短剧的套路滞后于网文,网文作者转行短剧会比长剧好上手,所以今年9月投了简历应聘坐班编剧。但没想到小程序短剧虽火,但公司薪资比想象中低。”兼职网文作者的兔兔9月辞去了翻译工作,在平台上刷到了“抖快剧”后便有了转型做全职短剧编剧的念头。   “选择保底加分成的模式,如果短剧爆了,对短剧编剧而言收益会相对可观一些。”另一位小程序全职编剧昕昕表示,目前市场上,一些小型公司或者工作室会直接买断剧本,一个本子在几千元至1万元上下,没有后续费用。平台一般会是保底加分成的模式,费用比较透明,按剧本评级来定价,一部短剧1万元至5万元不等。   “小程序短剧背后是粗制作的低成本剧组,编剧不仅要考虑可视化的问题,还要考虑预算。某种程度而言,我们是在为老板、投资人以及演员写低价定制剧本。”兔兔坦言,小程序剧本出本很快,如果不改稿3天可完成一个本,包括所有分镜,对比100集的“抖快本”至少需要写半个月,“但实际付出的精力和收获的薪资并不匹配,从网文作者转型过来后反复改稿会非常不适应。”   兔兔是公司第一个坐班的编剧,此前剧本创作工作主要靠老板自己写或是兼职外包。目前兔兔的薪资结构是“4千元底薪 提成”,公司剧本体量比抖音快手小,一个短剧剧本只需要1万字,每个月工作量在3至5个本。据兔兔了解,抖音快手等公司的坐班短剧编剧,每个月工作量是1至2个本,底薪也是4千元至6千元。提成则按阶梯式计算,3万元用户充值金额以下分2.5%,3至8万元分5%,8万元以上分10%。兼职编剧的底薪是800元一个本,也有上述提成,但没有署名权。   小程序短剧虽杂但流量不小,背后发展与低成本有一定关系。   “公司月盈利不算多,最好的时候也就30万元,但因为成本低,不做投流,仅靠个人账号宣传,小众向竞品少,观众黏性高,所以发展还算平稳。”兔兔所在的小程序短剧公司已成立两三年,团队不足十人,一个月播出2至3部短剧,分成剧本身和场外花絮。盈利模式方面,一个短剧约十集,两三分钟一集,一集短剧免费,剩下八九集需要充值解锁,1元1集,花絮解锁费用则是0.5元一集。   “能赚钱一方面也是因为小程序短剧的成本可能低到无法想象,我们公司的出镜演员就主角两人,配角不露脸,靠现场导演反复换衣服扮演,配音靠ai。场地就各处租棚,一部拍下来成本可能就三四千元。”兔兔表示。   兔兔进一步介绍,公司的短剧主要靠擦边引流,但不是靠露,而是靠剧情“意识流”擦边,“之前也被青少年的家长举报过,但因为拍摄时会严守尺度,查了一圈没有任何‘黄暴’问题。另一方面因为短剧不上架抖快,只在自己公司的小程序上播,没有第三方审核。”   计划逃出“围城”:短剧是赚快钱的工具,赌一把精品短剧   创作短剧的工作压力,更多在于时间较为紧迫,但相对应地,对内容的要求很低,不少编剧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相比挖空心思去创作,短剧的套路性更好操作”。   多位制片人和短剧公司创始人则表示,在短剧行业专业化的发展过程中,缺“好编剧”、“好本子”始终是核心问题。其中制片人夏寅清举例称,比如某个“霸道总裁”的题材火了之后,就会出现无数个只是把名字和场景改了一下的“水稿”,新本子很难有。   秦秦不否认,短剧剧本更多的是经济压力之下“赚快钱”的工具而非作品,“我所有的网络大电影和短剧项目都不署真名,说白了,并不认可它们是我花了心血哺育的作品。”   “短剧行业像是‘围城’。”秦秦戏称,对于制片方而言,很多人考虑到投入成本和回款效率,想要投入目前较为火爆的短剧赛道,不少失意者则想要退出。但对于绝大部分编剧来说,短剧只是迫不得已的调剂,是在当前行业不景气时期迫不得已“讨生活”的方式。理想情况下,他们更希望创作长剧和电影,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   好在,今年下半年长剧项目慢慢恢复、发展稳定,“我现在也有在写长剧项目了”,秦秦在采访中特别开心地说道。编剧兔兔也称,目前的状态是,在寻找各种机会,计划继续往长剧电影发展。制片人夏寅清也表示,现在还继续接触着此前电影、电视剧方面的制片工作,如果还有长剧、电影项目未来还是会继续做。   “在短剧行业赚‘快钱’是‘现实行业的无奈’,但我的确把短剧当自己作品。”制片人夏寅清的短剧团队就是追求精品的典型,他打算在刚入局的短剧行业赌一把,仍用传统电视剧的模式制作短剧,“相当于竖屏电视剧”。   “只想把短剧做专业,不会去做目前流量挺高的‘擦边’短剧。”抛下场景及配套设施费用较低、器材调动也快的横店影视城,夏寅清带着“科班出身”的全体成员跑去海南拍短剧,为了不用重复的场景“千篇一律”。 夏寅清短剧团队海南拍摄情况 夏寅清短剧团队海南拍摄情况   为了保证“精品”,夏寅清团队的预算越来越高。谈及短剧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时,夏寅清对“精品短剧”的未来有着无限畅想,“去年短剧预算还是在十万元以内,今年已经开始有100多万元、200多万元的短剧项目了。未来很有可能还会有千万级别预算的短剧,让真正的明星来演,用更专业的剧组、场景以及服道化。”   (文中编剧秦秦、昕昕、兔兔,应受访者要求,均为化名)
发布于:北京市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g尊龙凯时 copyright © 2023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ag尊龙凯时的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