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村民疑“被精神病”,近八旬母亲深夜也被sm重口味拳交送精神病房上访村民疑“被精神病”,近八旬母亲深夜也被送精神病房-凯时尊龙人生就是博

上访村民疑“被精神病”,近八旬母亲深夜也被sm重口味拳交送精神病房

来源: 搜狐专栏
2024-05-23 23:08:39

最佳回答

“sm重口味拳交”上访村民疑“被精神病”,近八旬母亲深夜也被sm重口味拳交送精神病房

  “一定要相信法律……我们不可以违法,这是我一再强调的。”隔着精神病科送餐窗口的铁门,李和永嘱咐姐姐李和云,要向有资质机构为其申请司法鉴定,以证明他没有精神病。   李和永称,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在一年前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   一个多月前的4月19日,湖北省恩施市屯堡乡杨家山村村民李和永被村委会、乡派出所、医院相关负责人等一起,以治疗屁股上的坐板疮为由,送进了当地民营医院恩施华龙总医院的精神病房。 他人提供给李和永的诉讼材料   事发前,他正与另6名恩施州村民计划次日准备去信访。他们7人均涉田地等民事诉讼。去年4月,李和永开始指导另6人、帮写材料等。45岁的李和永小学未读完,二十多岁在外打工时,因遭遇一起劳动纠纷,开始自学法律。   5月20日,澎湃新闻随家属探望李和永时,恩施华龙总医院精神科负责人马和平称,收治李和永,依据是当地提供的去年5月恩施市中心医院对李和永作出的双相情感障碍诊断证明书,以及当地反映李和永威胁要打村干部。   在诊断证明书上签字的恩施市中心医院医师李健称,筛查名单是村里报的,(医生)直接去家里诊断的,筛查时可以下诊断,但还要进一步复核;复核要在医院,需做相关量表。不过,其未回应为何没有进一步复核。   李和永坚称自己无精神病,未接受过筛查,对诊断证明书更是毫不知情。   马和平表示,他不认为李和永有伤害他人的危险。其强调,如果家属对把李和永送进精神病房不满,应该去找村委会。   澎湃新闻注意到,按照我国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一)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的;(二)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一项情形的,经其监护人同意,医疗机构应当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监护人不同意的,医疗机构不得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监护人应当对在家居住的患者做好看护管理。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情形,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对需要住院治疗的诊断结论有异议,不同意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的,可以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   22日晚,杨家山村委会一村干部对此回应称,4月18日到李和永家,想对李和永母亲进行精神障碍筛查,双方发生了争执,但并没有动手。村主任表示,根据当地筛查规定,精神障碍患者如果有过激行为或者扬言威胁,就要出面介入,要送他去精神病院治疗。   计划信访前一日,被送进精神病院   5月17日深夜,李和云睡在武汉市内一河边廊道的长椅上。她没钱住酒店,为了省钱,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甚至翻垃圾。   一个月前,李和永电话李和云,说要去信访,让她从巴东县回恩施照顾母亲几天。 李和永家   视频显示,4月19日下午1点半,多名民警、村干部,恩施华龙总医院精神科负责人马和平等,开着一辆警车、一辆商务车,来到李和永家,提出要带其去城里治疗屁股上的坐板疮,李和云不让李和永去,“我给你买的有药,你去弄啥”。然而,李和永同意去治疗。他平静地说,三个小时内要把自己送回来,因为次日他去山东(编者注:实际是去上访)。   同在这段视频里,民警说,之前入户时,李和永屁股上的疮就在擦药,昨天还在擦药,(疮)没好,政府就联系了城里的医院,刚才检查李和永血压还有些高。   然而,直到深夜,李和永没被送回家,拨打李和永电话时提示“空号”。   李和云报了警。李和云介绍说,当晚12点,她在屋里,听到母亲付必香在院子里和到来的民警、村干部争吵。之后,付必香被带走。   李和云情急之下从后门跑出,在附近山上过了一夜。   在4月21日与李和云的通话录音中,杨家山村村委会主任肖玉军称,不清楚李和永被送到哪个医院了,“检查了没事就放回来,有事就诊病”。   据李和云称,李和永与恩施州另外6名村民,原计划4月20日去信访。他们7人,均涉田地等民事纠纷,都是败诉后一直在申诉。   司法文书显示,黄某蓝所属施工队2020年8月因抢修公路桥就近砍伐、购买8棵树木,并向谭某云支付850元,后又砍伐1棵并支付费用。李和永主张被砍伐树木为其所有,栽种树木的土地系其承包经营,起诉了同村的黄某蓝、谭某云,要求赔偿4556元,停止侵权并归还土地。李和永一审、二审均败诉。2022年10月,其再审申请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   事发当日,7人正商量买火车票。李和永认为,他们的逐级信访合法合规。   通话录音显示,4月20日晚,李和永与朋友通电话,说村里原本说带自己到医院检查坐板疮,却把自己关到精神病院了,让她帮忙通知自己家属。   李和云说,4月22日,她到恩施市公安局询问,才得知母亲付必香也被送到了华龙总医院精神科。随后,她多次到医院要求探望李和永,被告知入院15天后才可以探望。   就在李和永被送入精神病院当晚,他77岁母亲付必香也被村委会“作为临时监护人”送到精神科,诊断为“精神分裂”后收治进女病区。   按照我国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已经发生伤害自身或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或他人安全危险的,经其监护人同意,医疗机构应当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只有对查找不到近亲属的流浪乞讨疑似精神障碍患者,才由当地民政等有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帮助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当事人否认曾接受过精神障碍筛查   5月6日,李和云终于获准探视李和永。   长达15分钟的视频显示,李和永平静。其称,自己是拼命才换来跟外界通电话的权利,让亲属、朋友知道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实际上没得(精神病),他们就是以一张照片(编辑注:恩施市中心医院去年5月诊断李和永为双相情感障碍的诊断证明书照片)证明我有精神病。”李和永要求李和云向有资质机构为其申请司法鉴定。   李和永鼓励李和云:“一定要相信法律,我们会胜利……他们可以违法,我们不可以违法,这是我一再强调的。”   恩施市中心医院医务科提供的湖北省医疗机构门(急)诊通用病历显示,就诊人李和永44岁,就诊时间为2023年5月8日,就诊医院为恩施市中心医院,就诊科室为“春际行动”。病历显示,主诉:情绪不稳十余年;现病史:患者于十年前出现情绪不稳,显兴奋,话多,自觉能成功创业;既往无特殊病史;体检:问话能答,思维奔逸,说话滔滔不绝,语速快,思维转换快,不易打断,否认幻觉、妄想,既往二年前有攻击他人行为;辅助检查结果“无”。   当日,李和永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建议加强监护和住院治疗。   澎湃新闻记者在恩施市中心医院医务科看到,日常被密封着的病历资料有近十公分厚,打开凯时尊龙人生就是博首页就是当地卫生部门组织精神障碍患者筛查的文件。第一份编号为“2023001”的病历,正是李和永的。   5月20日,澎湃新闻记者以家属名义探视了李和永,得知诊断证明书是下乡筛查作出的,李和永表示,自己根本没印象接受过精神障碍筛查。   “没有让我签字,也没有跟我说过诊断结果,什么都没有。病历中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和我交流过。”李和永强调。   5月21日,在诊断证明书上签字的恩施市中心医院医师李健对澎湃新闻称,当时划片筛查,恩施市中心医院负责屯堡乡,是直接去村民家诊断的,筛查名单是村里报的。因为是下乡筛查,没有其它资料,只有一张病历和一张诊断证明书。   李健原是内科专业医师,2021年经过转岗、培训并通过相关考试后获得神经卫生专业执业资格的。李健称,筛查时没有做心理测量、辅助检查等,这些需要复核时在医院做,(到时)就需要做这些量表。“筛查时是可以下诊断的,但还要进一步复核”。对于“为何没有进一步复核”的疑问,其未予回应。   澎湃新闻记者问及病历中“二年前有攻击他人行为”具体指什么时,李健表示,“好像当时是说(他)要准备弄人啊什么什么的,具体记不清楚了。”其称,病历不需要详细记述。   “认为创业能成功”也是精神异常表现?李健对此称,当时,李和永买了很多缝纫机,“他说自己学过,能把鞋子做了后销往全世界,这是一种夸大、一种妄想”。   多名村民认为李和永看起来“精神挺正常”   国家卫健委制定的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年版)显示,双相情感障碍典型表现为心境高涨、精力旺盛和活动增加与心境低落、兴趣减少、精力降低和活动减少(抑郁)反复或交替发作,可伴有幻觉、 妄想或紧张症等精神病性症状及强迫、焦虑症状,也可与代谢综合征、 甲状腺功能异常、多囊卵巢综合征以及物质使用障碍、焦虑障碍、强迫障碍和人格障碍等共病。双相障碍具有高患病率、高复发率、高致残率、高自杀率、高共病率、低龄化和慢性化等特点。   相关的诊疗规范明确,判断患者是否罹患双相情感障碍需综合评估,其中涉及实验室检查,评估躁狂、轻躁狂、抑郁等量表。 李和永购买的部分缝纫机设备   李和云介绍,李和永只读到小学四五年级,长大后就到广东打工。因发生过劳动纠纷,二十多岁开始接触、自学法律。2020年疫情时返乡,买了些缝纫机等设备,想办鞋厂,但因资金等原因,一直未开张。 李和永家的房间,有些地方结了蛛网。   李和永家的主屋,是三间简易瓦房。因为近一个月没人回来,敞开的屋内都已经结上蛛网。堂屋里,摆着六七台二手缝纫机,杂物凌乱地堆着。   刚返乡时,李和永的二娘劝他,“我说你莫忙开厂,先把房子修了,媳妇说了,两个人来打拼。他不听,说我把厂开起来,媳妇愁什么”。   “他想把这个厂做成,但没听他说要把鞋销往全世界。”李和永的二娘说,厂没办起来,李和永有压力,但并无精神问题。   对李和永被送精神病院的情况,近邻a不愿评价,称“谁都不想得罪”。   近邻b说,李和永同多数村民玩不到一起,主要是性格问题,“说简单点,就是认为自己了不起,啥都懂”;不过,李和永精神挺正常。   邻居c说,李和永爱讲道理,找他聊天容易生气。不过,精神没啥问题。李和永想把厂办成功,不让别人小看他。李和永非常节俭,曾把别人扔的病猪仔捡回来,养了三四年。这段时间,村委会买了玉米面送到李和永堂姐家,堂姐每天帮李和永喂猪。   邻居d说,李和永说话“蛮懂道理”,没感觉李和永脾气狂躁。 “他说帮别人打官司,我们信都不信。都觉得他没什么学历,不太可能。”   医院方:不认为李和永有伤害他人的危险   和近邻不同,受李和永指导打官司的村民,对李和永则很信服。   相比他们,李和永确实更熟悉法律。2023年4月,李和永开始指导他人打官司、写材料,甚至和他人一起与诉讼方、相关部门交涉。那个月,李和永曾和某单位接访领导发生不愉快,而他保持了冷静,这一幕让很多人佩服。   截至事发,李和永帮助的村民有十人左右。多人称,其从未开口要过钱。   “这一年多,我们经常见面,但我只请他吃过一顿饭。在一个小饭馆,他只让点两个素菜,我坚持加了一个荤菜,总共花了三四十元。”村民王某某表示,自己有个心愿,就是将来官司打赢,会向李和永表达一点心意。   62岁的村民刘明翠说,让她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多次申请调取民事诉讼案卷却未果。后来,她拿着李和永找来的相关法条,终于调取出来。   刘明翠说,因上门帮自己取证,李和永问自己要过200元误工费。李和永并非什么案件都帮,都是先要材料,研究后,看是否占理或有转机。不占法理的案件,他会推掉。他还推掉过一起家庭内部的琐碎民事诉讼,觉得“一家人打官司,没必要”。   接受过李和永帮助的几位村民强调,李和永无精神病,思维很清晰。“他相信法律,总和我们说,不要做违法的事。”   华龙总医院精神科负责人马和平明确表示,自己不认为李和永有伤害他人的危险。其一直强调,如果家属对把李和永送进精神科不满,应该去找村委会。 涉事的华龙总医院   村委会作为临时监护人将李和永母亲送进精神科   村委会5月20日盖章的证明显示:兹有村民付必香,77岁,因家中无有监护能力的亲属,村委会作为临时监护人,自愿将付必香送往恩施华龙总医院治疗。   马和平照着念道:入院记录显示,村里面的一些人和村干部反映,付必香在村里表现精神异常,主要是与周围邻居关系不和,再就是找邻居没有原因的吵架,在村里大喊大叫,对所有人都破口大骂,经常晚上跑出去到处逛,清醒后自己回家。说村委会针对他们家,对他们家的政策没有落实到位,常跑到村委会办公室里闹,说要去告状。期间,患者未行正规治疗。两天前,村干部带医生到患者家中进行精神鉴定,患者儿子情绪不稳定,出现冲动报复行为。村干部将患者儿子送入华龙总医院精神科进行专科治疗,患者觉得村干部要害她儿子,半夜12点左右拿着砍刀到村委会办公室门口,要求村干部将其儿子接回来,并疯狂用刀砍砸门、指示牌,说办公室有人不给她开门,后村委会联系警方将其控制,后于今日凌晨1点将患者送入我科,经我科以精神分裂收治。   李和云表示,事发当天下午自己和母亲一直在一起,直到母亲被带走,母亲根本没拿刀砍砸村委会办公室门。此外,母亲走路要柱拐棍,到村委会有一两公里,还是山路,走过去要很久。   多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没有听闻付必香砍砸村委会办公室的门这件事。 杨家山村委会   5月22日,澎湃新闻询问恩施市警方,是否接到事发当晚打砸村委会办公室门的警情,是否有相关监控视频?截止发稿未获回应。   22日晚,杨家山村委会一村干部对此回应称,4月18日到李和永家,想对李和永母亲进行精神障碍筛查,后来双方发生了争执,李和永“说要扇我”,但实际并没有动手。村主任肖玉军表示,根据当地筛查规定,精神障碍患者如果有过激行为或者扬言什么,就要出面要介入,要他去精神病院治疗。   针对“事发当晚付必香用刀砍砸村委会”,肖玉军表示村委会外面有监控。不过,前述村干部提醒说“(当时)天黑了”,另有一女村干部说,监控“维修了”。   李和云表示,即便母亲真有砍砸,按照精神卫生法规,对其母亲进行收治,也要经过她这个监护人同意。而村委会在证明中称母亲无有监护能力的亲属,这明显不属实。对此,马和平称,因为送人过来的是村委会,监护人已经换成村委会,所以无法满足李和云复印病历和了解治疗方案的要求。   当事人称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对治疗费用问题,马和平表示,自然是谁送过来谁解决。   恩施华龙总医院收费窗口工作人员介绍,截至5月22日,付必香和李和永的费用各自都是七八千元,预结算显示, 医保报销后还需要个人支付三四千元。   恩施市卫生健康局工作人员介绍,村委会送精神障碍患者到医院,必须通过乡综治办才能送走,否则后勤保障费用问题无法解决。   “我了解的政策是,恩施市去年发生了两起突发的造成家属死亡的情况,所以这块管得比较紧,这种有危险行为、过激行为的(人员),送到两个定点机构,一个是恩施华龙总医院,一个是恩施福达精神病医院。”该工作人员说,资金来自民政、医保、保险公司三个方面。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这两家医院均为民办医院。   5月20日,澎湃新闻以家属名义探视时,李和永称,他被送进华龙总医院后,没经过任何检查,进来就打针、吃药。不听话就被摁、打。“打的什么针不清楚,是马和平亲自摁的。吃药一天两次,每次吃六颗药,一种小药四颗,大药品两颗,吃了浑身发抖,头晕脑胀的。”   “李和永说我们打他,我可以让你们看是打,还是约束、保护。”马和平否认曾殴打李和永,他称付必香从进来开始不吃不喝,医院找护工护理,找心理医生慢慢劝说,现在自己能在走廊散散步,在活动时看看电视,和其它病友聊聊天。   然而,李和云提出能否将付必香接出院,马和平表示,付必香的情绪没有稳定,所以不适合出院。   在澎湃新闻探视时,李和永称自己身体越来越差,主动提出让家属送一些鸡蛋、面包补一下。李和云称,相比14天前第一次家属探视,李和永的声音明显发颤,还能看到手抖现象。

发布于:北京市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g尊龙凯时 copyright © 2023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ag尊龙凯时的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